当前位置:主页 > 书法鉴赏 >

你真的懂书法吗

侯吉良文

 

   2008年奥运会期间,东四奥林匹克社区体育文化中心举办了书法慈善展。 看的人还蛮多的,都在看,别说有没有懂行的人,恐怕能看懂全部文字的人也是寥寥无几。 书法中,草字很多,有的是狂草,也有篆书。 我什至没有猜测。 如果熟悉古典诗词,认几个字就可以轻松跟得上一幅书法(赵孟俯之前的书法家基本上只写自己的文学作品,赵孟俯开创了将别人的作品融入书法的新潮流)。 可见,文学也是书法的一部分。 但现在懂书法、练书法的人恐怕已经不多了,尽管满街都是所谓的国学古家具鉴赏、古代经典选读的书籍。 北京的街头、公园里,时常有人用墨水笔书写大字。 他们用雪碧瓶装水代替墨水,并将海绵铰接到笔尖上。 围观的人很多,可惜那不是书法,那是表演。 不管你写得多好,如果换成真正的毛笔,你就会瞎了——不仅书写工具不对,书写姿势、书写技巧也不一样。

  有时我们看一幅草书,单个的字不好看。 比如宋徽宗的《千字文》就是无价之宝。 有的书法家互相称赞,但我们读了之后并不觉得他写得好。 比如弘一法师晚年的书法。 因此,欣赏书法也是一门学问。 让我告诉你一个小技巧。 不管谁是名人,我们先来读读他的楷书。 如果通过楷书,其他字符可能是正确的。 且不说赵姬瘦金身,弘一大师的魏碑也是上乘。 有些人情不自禁地发现很难辜负自己的声誉。 比如沉鹏,楷书和草书几乎是一样的,所以无从谈楷书。 一个人如果不会写楷书,为什么要用笔变白呢?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真、草、隶书的顺序并不符合书法史,但从书法实践的角度来看,篆书、隶书与楷书的作用是一样的。 。 草书实际上是在隶书中诞生的。

  台湾书法家侯继良表示,书法的欣赏有三个层次。 看见是最低层次的。 一字一句欣赏,“先啃,等二十年后,你就会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的。” 最后还有细节感上的整体欣赏,包括字体、风格、字间距、天地左右、文字与书法的结合等。现在的一些院校,无论是在台湾或者中国大陆,有书法专业。 但这位书法大师的一番话还是让侯继良感到惊讶,“有人说他写字时没有内容概念。” 侯继良认为“这等于丢掉了书法中最重要的东西”。

  这句话是极其正确的。 在古代,字体必须与内容相匹配。 隶书和楷书用于纪念铭文和公告,行书和草书用于书信、笔记和书写。 如果你和张草一起写别人的墓碑,他们的家人就会打你。 现在也是如此。 好的书法作品的内容和形式必须相辅相成。 比如《兰亭序》是王友军在醉酒状态下写的,“有情”,正适合蛟龙的书法。 他的《桑乱帖》和颜真卿的《追悼侄稿》都是先写后起草,删改繁重,墨迹斑斑,都是文章中悲愤的表现,比如“迫害谁的罪责”等。 ”和“谁该受责备”。 欣赏这样的书法而不注重内容,只是收获了一半。 也有一些例外,比如苏轼的《赤壁赋》几乎是楷书。 根据东坡居士的性格和文章的内容,宜用草书。 侯继良查阅了大量资料,才明白苏东坡写此文的原因。

  想要看懂一幅书法,需要掌握一些粗浅的知识。 字体有“表情”,如魏碑雄浑,隶书雄伟; “曹娥碑”光滑柔和,“张骞碑”古朴典雅。 书法家的风格也各有不同,颜真卿浑厚厚重,柳公权正气凛然等等。 任何成熟的书法字体都有完整、严格的规则。 我们知道,欧阳询的《九成宫》是楷书的巅峰之作,被誉为“法家之法”。 从表面上看,草书似乎相反,但实际上更糟糕。 “每一笔都不能马虎,转折的角度、大小、弧度都不能超出规则。否则,草书就很容易无法识别,也就失去了文字最基本的记录和交流功能。” ” 书法不仅仅是练习书法。 ,它实际上从各个方面体现了传统文化。 比如笔墨纸砚的变迁,各个朝代的政治经济如何影响书法艺术,《悼侄手稿》为何不可学。

  书法大概是三大国粹中最不受欢迎的艺术了。 大家都去看中医,还有很多专业的京剧爱好者。 只有书法令人担忧。 好的东西总会有人学习,总会有很多人欣赏。 难的是普及它。 我们看到,古人稍微有一点学识,有一点名气,就能写得一手好字,因为他们一生都在用毛笔写字。 但现在还有人写信吗? 相反,侯继良认为,网络时代其实也有有利的一面。 “以前只有少数人才能接触到的国宝,现在可以以低廉的价格购买到精美的印刷品。在互联网上,任何有关书法的信息都一应俱全。” 他可能过于乐观了。 我们先来学习欣赏书法吧。

  选自侯继良《如何认识书法》,北京联合出版社,2014年3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