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戏曲鉴赏 >

京剧宇宙锋婚姻的悲剧

   京剧《宇宙锋》,全本剧名《一口剑》、《六义图》。该剧是梅兰芳大师的代表剧目,曾拍摄为电影。剧中,“修本装疯”浓缩了梅派艺术“唱、做、念、舞”精华,梅大师眼神变化疏离又不离千娇百媚,每一个动作细节、每一个锣鼓点都掌握得那么细致入微,身段华美,情怀千折百回。细细品来,我觉得在梅大师这么完美的表演映照下,俄罗斯的斯坦尼“体验派”表演体系亦逊色三分。

   《宇宙锋》讲述了秦二世时,两大权臣赵高、匡洪势不两立。某天,赵高脑袋一热,将女儿艳容硬嫁给匡洪之子匡扶,希望通过联姻收买政敌。尽管披上了“婚姻”色彩,但艳容与匡扶两情相悦。朝堂上,匡洪依旧不买赵高的账,赵高心一横,派人盗取匡家御赐的宇宙锋宝剑,刺杀秦二世,嫁祸匡家。转瞬间,匡洪锒铛下狱,匡扶在义士的帮助下逃亡。可怜的艳容回到娘家,她请爹爹修本放过匡洪,又因被秦二世看上,不得不装疯抗婚……

   今秋,中国国家京剧院在梅兰芳大剧院上演全本《宇宙锋》(主演:贾鹏飞)。舞台上,一群“80后”在认真地演着戏,起初是有些“隔膜”的,这或许是演得少的缘故,到“修本装疯”这一经典折子戏之时,演员的状态才比较到位。应该说,贾鹏飞比较中规中矩地按照梅先生传下来的方式,完成了“赵艳容”的角色刻画。

   小时候看“装疯”,每每看到赵艳容扯父亲的胡子,叫父“儿啊”,我会乐不可支地笑;现在将《宇宙锋》全本看完,我觉得赵艳容是一个悲剧人物,是彻头彻尾的“婚姻”的牺牲品。这个戏的走红,也许与时期婚姻颇多有关系。梅先生以“哀而不伤”的态度演绎了这个弱女子,她的抗争最后看似取得了胜利,却蕴含着无尽的悲凉。

   生在帝王家不幸,生在权臣家亦不幸,因为他们背负着长辈的孽债,注定命运坎坷。赵艳容便如是,这和越剧《盘夫索夫》中的严兰贞很像,美仪容,好操守,知耻明理,爱上忠良之后,于是在娘家与夫家的利益冲突夹缝中生存。匡家遇难,赵艳容毫不犹豫地站在匡家这边;假设赵高倒台,匡家要杀赵高,以艳容的善良孝顺,她必定又想救自己的父亲。这种两难,到了古希腊悲剧那里,就是《安提戈涅》;到了法国古典主义戏剧那里,就是《熙德》……所以,谁说中国戏曲只有形式美,没有深刻内涵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