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戏曲鉴赏 >

浮士德遇上皮黄乱了套

  

  

京剧《浮士德》剧照,左一为浮士德,右一为魔非。

   花脸和花旦谈恋爱,京胡和电子琴凑一块儿,绅士头上顶着翎子,花脸却戴起了髯口……国家京剧院实验京剧《浮士德》日前在梅兰芳大剧院演出,各种混搭、跨界让老戏迷直喊晕,年轻人却觉得新鲜、有趣。

   实验京剧《浮士德》由中国国家京剧院和意大利艾米利亚罗马涅剧院基金会联合出品创排。该剧不仅有国家京剧院班底,还邀请来自德国的安娜·史帕克担任导演,意大利著名作曲家路易吉·切卡莱利和阿里桑德罗·切普里阿尼担任作曲。这种跨国合作的方式,在国内京剧界并不多见,大概也正是因此才催生了这部让人感觉“乱了套”的《浮士德》。

   “演浮士德的这个演员到底是什么行当啊?他前面还戴过老生的髯口,中间用过小生的小嗓,后面又是花脸的身手……”看完实验京剧《浮士德》,一位老戏迷感到很糊涂。对于戏迷产生的糊涂感,这部戏的京剧导演徐孟珂并不意外,毕竟这种跨界起初连他也不大习惯。

   京剧原本是极讲究规矩的戏曲种类,不同行当饰演不同角色,不同行当的动作、头面、唱腔也各有特点。徐孟珂说,在排演《浮士德》时,他们打破了传统京剧根据行当定演员的习惯,而是用一种更为现代的理念来选择演员,让最符合角色的演员出演,“我们在创作中首先深挖人物,然后再根据人物去挖掘适合这个人物的传统京剧元素,排除了完全脸谱化的人物。”

   在这种创作理念下推出来的人物与以往完全不同。剧中浮士德刚出场时是垂垂老矣的老学究,扮相、唱腔既有老生特点,又有花脸的特色,但当他喝了魔鬼的毒酒变年轻后,又借鉴了小生行当的特点,捏着小嗓和花旦谈起了恋爱。饰演浮士德的刘大可原本是一名花脸演员,出演《浮士德》也难坏了他。“以往花脸演员上台都是瞪着眼睛的,可是这个戏却要让我和花旦谈恋爱,这种‘好事儿’以前可都是小生的啊!”浮士德固然会让戏迷犯晕,魔鬼魔非的形象也是京剧舞台上少见的,脸上没有勾画脸谱,身上的服装也不是传统京剧行头。

   如此“新潮”的一部戏,在梅兰芳大剧院这样传统的剧场演出,剧组也是“压力山大”。刘大可说,前一天演出前,一位戏迷到化妆间对他说,“听说你们这个戏不怎么样,你以后还是多排些传统戏吧!”但演出结束后的第二天,这位戏迷却又告诉他,“没想到这个戏让我坐住了,它不是简单的新编戏,同时还能看到演员对京剧传统的坚守。”有了这样的鼓励,刘大可和徐孟珂颇感欣慰,希望这个戏能走得更远一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