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戏曲鉴赏 >

文学评论歌剧如何出圈先从打破刻板印象开始

戏曲鉴赏_牡丹亭戏曲鉴赏论文_现代戏曲鉴赏论文/

  京剧演员王佩玉曾说过一句广为流传的“豪言壮语”:“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喜欢京剧,一种不知道自己喜欢京剧。”

  近期的两起破圈案例可以说是这句话的最新印证:热门游戏《原神》中的新角色云进上线,吸引了一波全球京剧迷。 截至目前,云锦的咏叹调《女神》《皮管》在B站播放量超过1700万次,在YouTube上的播放量超过460万次; 上海戏剧学院京剧表演专业的五位00后女生,通过京剧唱腔演绎古歌,迅速成为网红。 仅《探窗》一个短视频播放量就超过5000万次,网友纷纷留言“我懂老祖宗的幸福了!”

  而如果把“京剧”换成“传统戏曲”,还可以加上曾小敏导演合作的粤剧电影《白蛇传》的宣传曲《等你回来》广东粤剧团团长与流行歌手梁瀚文在B站聚会上。 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在弹幕中评论道,“我一秒就掉进了陷阱”、“我爱上了粤剧”。

   戏曲鉴赏_现代戏曲鉴赏论文_牡丹亭戏曲鉴赏论文/

  然而,这些案例的出现,在推动歌剧冲出圈子的同时,也常常伴随着圈内“不够歌剧”甚至“毁了歌剧”的批评,非常发人深省。 近年来,如何向那些不知道自己喜欢歌剧的人推广歌剧一直是歌剧界的热门话题。 但无论是“不够戏”还是“毁戏”,其本质都是基于自我的判断。 而打破圈子需要的是站在对方的角度,把圈子里的东西以圈外感兴趣的方式推出去。 从这个角度来看,歌剧更好地突破行业的第一步或许是:打破行业刻板印象。

  例如,是否必须真实地呈现,包括胡须和尾巴?

  针对一些破圈案例引发的争议,中国戏曲学院副教授胡娜提出了“本体传播”和“元素传播”的概念。 所谓“本体传播”,具体在歌剧语境中,是当前歌剧界所秉持的主流。 认为,无论采用什么媒介,戏曲都应该以完整的形式呈现给公众,不仅要有完整的唱腔、朗诵、表演、服装等,道具也必须标准化; 而目前圈外的少数案例更多的是一种“元素交流”,即在尊重戏曲的前提下,提取戏曲的演唱风格或表演形式,融入到另一种文化风格之中,为例如,京剧大师邱盛荣之孙邱继荣的《惊·红》,用呈现梦想的现代舞,串起了昆曲、秦曲、评剧、川剧六大剧种的经典剧目片段。 、河北梆子和京剧。 “歌剧串烧”的新花样诞生了。

   戏曲鉴赏_牡丹亭戏曲鉴赏论文_现代戏曲鉴赏论文/

  尽管屡遭业界质疑,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元素传播”在推动歌剧出圈方面更加节能。 笔者观察到了这样一条有趣的传播链:不少网友被《等你回来》电影《白蛇之恋》吸引,而电影《白蛇之恋》还拍成了同名粤剧,同样由曾晓敏主演,红遍大江南北。 巡演期间,很多城市的门票都已售空,其中一些是粤剧从未涉足过的地方。

  原因不仅在于对于新一代文化观众来说,跨过欣赏的门槛,直接进入完整的戏曲审美体系并不容易(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很多人常常不喜欢戏曲的锣鼓)因为他们无法接受。(畏缩),更何况,随着表演场地从勾栏瓦纸广场到茶馆、剧场再到今天的现代剧场,歌剧其实已经远离了日常生活,有了新的应用必须给它找到场景,让它回到日常生活的领域,重建它与日常生活的联系,只有这样,歌剧才能再次被看到,或者被发现,这就是“元素传播”有效的原因。

   现代戏曲鉴赏论文_牡丹亭戏曲鉴赏论文_戏曲鉴赏/

  有人可能会问:被看到之后会发生什么?

  这就引出了关于歌剧破圈的第二种观点:只有吸引外来者到剧院成为歌剧观众才能成功破圈吗?

  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虽然近年来歌剧与游戏的联姻屡见不鲜,但主动方往往是游戏公司。 一位歌剧团的负责人告诉笔者,他们曾经邀请一些明星来剧院看剧、制作短视频,但并没有带更多的年轻观众去看演出,这多少挫伤了他们进一步尝试的热情。 。

  剧团热情受挫的背后,需要思考的问题是:歌剧破圈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在笔者看来,弹幕里出现的“DNA搬家了”就是答案之一。 它提醒我们,戏曲除了是一种特定的文学体裁之外,还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象征和象征。 当它通过“元素传播”的方式在当今的大众文化场域中被重新审视和发现时,能够激活刻在受众基因中的文化记忆,从而真正扩大传统文化的辐射半径——而这无疑将成为为歌剧今后的发展提供了最坚实的土壤。

   牡丹亭戏曲鉴赏论文_现代戏曲鉴赏论文_戏曲鉴赏/

  第二个答案或许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陶庆梅所说,任何传统艺术都需要通过创新实现与自己时代的对话。 然而,歌剧在其悠久的历史中所形成的强大影响力和完整性,使得今天很难一步全面地进行创新。 相反,歌剧在破圈过程中通过与其他文化类型的碰撞、融合、叠加,才有可能在局部乃至细节上一点一滴地呈现出新的面貌。 形成,长出新的枝条,绽放新的花蕾。

  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王佩玉。 几年前,针对京剧昆声频频出现在各种与京剧乃至戏曲无关的节目中引发质疑,戏曲评论家付进曾在《文汇报》撰文,建议将京剧昆声扩大到歌剧的范围。 朋友圈里,“我们需要张火丁和王佩玉”。 今天,我们或许可以把这个判断推得更远一些——对于歌剧这样综合性很强的艺术来说,原创性的传承和呈现当然很重要。 将其分解为元素后,可以与其他风格和媒体相结合。 融合实现跨境沟通同样重要。

  打破圈子就是打破壁垒,也是打破刻板印象。 只有打造包容开放创新的生态,让圈内圈外积极碰撞和交流,歌剧才能更好地破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