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鉴赏 >

一个关于中国研究的骗局

  据中国慈善家杂志社微信公众号介绍,这家“中国科学院大学”在全国开设了70个分校,已经行骗十几年了。 其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图片/

   2021年4月23日,北京民政局依法取缔了非法社会组织“中国科学院大学”及其所属“中国医学科学与生命科学研究院”的70个分支机构。

   2021年1月,北京民政局接到一个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的组织涉嫌违法活动的线索,立即展开调查。

  据网上流传的一份《中国科学院大学简介》显示,2005年初,中国科学院大学由华侨领袖、华人企业家和文化产业商会会长在比利时发起成立。 。 邀请了中国学专家、教授担任。 2009年4月在北京正式成立。

  该组织公开宣称是全球唯一传承国学的高端机构,宗旨是“弘扬国学、传承文化”; 已被纳入联合国全球和谐联盟和世界和谐基金会,并出口到世界各国。 和谐大使、文化干部; 是目前国内外唯一一所授予汉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的国际连锁文教实体学院。

  从办学规模来看,这所“大学”号称拥有90余所分校,其中包括北京、天津、广州、深圳、湖南、山东等地的“分校”。 学术覆盖范围涵盖传统国学——儒学、儒学、周易、中医、少林武术等,以及新兴文化——量子科学、时空数字、自贸区、管理科学等领域。

  分支机构的名字都是“高级”——“时空数字研究院”、“量子医学研究院”、“时空数字(奇门遁甲)研究院”、“国术气功研究院”,以及食欲文化、酒饼(绝学)、康寿文化、根教育等研究机构。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1月19日至20日,“中国科学院大学”还在北京雁栖湖高调举行了十周年庆典暨年会。 近两百位专家、学者和各界代表参加了本次活动。 党中央还指定一些合法的社会组织作为主办单位和协办单位。 该机构称,有关部委领导和十几位将军出席会议并作出指导。 其间,张开一常务副院长宣读了中央有关部委的批示。

  当天,“中国国学大学”对2018年度为国学传承和文化发展做出贡献的优秀人才进行了表彰和奖励,同时还为8所新成立的学院举行了授牌仪式。

  如果没有人举报,这样的“学术机构”靠着高调的宣传和名人的支持,继续开疆拓土也就在所难免了。

  在民政部、公安部协调下,北京民政局执法人员会同多地民政、公安部门,跨省区开展调查。 他们发现,“中国科学院大学”未在相关部门注册,并伪造国家部委官方文件和注册登记。 证书、私刻印章、出具“中国科学院大学”红头文件,以“中国科学院大学”名义在全国范围内举办多次活动,通过设立分支机构、举办揭牌仪式等方式收取费用,其所宣称的“联合国全球和谐联盟”和“世界和谐基金会”也是两个根本不存在的组织。

   4月23日,北京民政局向“中国国元大学”案犯罪嫌疑人发出取缔决定书。 该校常务副校长龚拒绝在该决定上签字。 随后,龚某、该校另一名负责人张某被公安机关拘留。

  面对镜头,龚痛哭道:“你们抓我,太冤枉了,我提供了5条加盖国家公章的信息,我现在不认为这是非法组织了……”

  事实上,龚所说的信息被发现是伪造的。

  目前,“中国妇科大学”及其经核实的70个分校已全部被取缔,但该校创始人兼校长洪吉尚未被捕。

   图片/

   2021年4月23日,执法人员依法拆除了“中国科学院、中国医学与生命科学研究院量子医学研究所”标识。

   “雉鸡大学”的创业经历

  这样的山寨大学怎么能赚钱呢? 是否真如龚所说“没有拿过任何人一分钱”?

  《中国慈善家》注意到,另一家与“中国科学院大学”名称极其相似的“中国科学院”也是非法组织,于2019年5月27日被北京民政局取缔。当时,执法人员搜出的一整箱会计收据,清楚地记录了“中国国学研究院”的各项收入来源。 例如,“国学使者”称号和证书以2.7万元的价格卖给会员,而称号和证书则以3500元的价格出售。 创建了“能源金字塔”。 执法人员还在仓库内查获各种证件,售价从几千元到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不等,甚至还有各种伪造的“红头证件”。

   “中国科学院”和“中国科学院大学”有关系吗? 从已知信息来看,两者负责人不同。 前者是北京吉祥三堂国际教育文化集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高四,后者是红儿。 《中国慈善家》记者从红儿2014年5月发表的博文(现已删除)中看到,红儿曾到高斯公司考察、研究建立“中国国家智慧研究院”。科学院”。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邓国胜分析,非法组织的主要目的是牟利。 他们的名字不需要备案和审查。 他们常常把自己的名字喊得特别响亮,普遍喜欢用“中国”、“中国”、“国际”等名字。 虚张声势。 盈利渠道之一是向个人或单位有偿授予奖杯、荣誉称号、证书。

  另一种赚钱的方法是加入。 网上流传的一份关于“中国国学大学”在各地设立国学机构的规定中,明确注明了特许经营费:举办者须向指定账户一次性缴纳连锁加盟管理费,师范院校特许经营管理费为30万元。 代理加盟管理费50万元。

  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校长张也证实,设立分校所需资金在50万元至200万元之间。 这个费用没有具体的标准。 “这个人(总统)只是为所欲为。 这是一个人说的,总之,一兜一卡说了算,没有账号,没有规则。”

  此外,他们还利用“中国国学大学”的名义颁发奖项、证书、学术评估、职称评定等来收取费用。

  该机构对外宣传材料显示,在正式设立的学院、研究所、国学产业基地,每年有3名专家免费参加“中国国学大学”学术评估、学术交流、职称评审活动,并被授予副教授、教授、副研究员。 ,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名额外参加学术评估、学术交流、职称评审活动的专家每年须缴纳学术交流和评审费,其中副教授、副研究员1万元; 教授、研究员2万元; 博士生导师3万元。

  根据目前曝光的信息,仅70家分店的加盟费就是一笔巨额收入。 巨额的特许经营费都去哪儿了? 龚常务副校长说道:“我不知道,都是红二校长,他们是一对一的。如果有人想加入这个‘国学院大学’,应该和红二校长谈谈,他们都会认得。”其他的,然后他就会加入。” 的。”

  《中国慈善家》调查发现,“中国科学院大学”分校的设立和招生也非常随意,有的只是达成口头协议后才开始招生。

   2019年,王平(化名)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中国国学大学”的负责人。 经对方口头同意,成立“中国国家科学院”分院(民政部门调查的70个分院之一)。 “没有什么手续,只是口头上,让我们开始招收学生吧。” 王平告诉《中国慈善家》,很多分会都是这样随便设立的,分会负责人也有先试一试的想法。 ,只有盈利的时候才会继续走所谓的流程,比如召开成立大会之类的。

   2019年,王萍发布招生简章,网上报名,面试通过后缴纳费用,发出录取通知书。 学制1-3年。 培训期满后,通过论文答辩,颁发毕业证书。

  王平告诉《中国慈善家》,分支机构的招生必须与总部一起完成,学费没有标准,“都是总部决定的”。

   图片/

  洪尔,“中国科学院大学”校长。

   “让民族文化成为赚钱的宝藏”

  关于“中国科学院大学”校长洪二,宣传资料中介绍如下:教授、博士生导师、书画家、篆刻家、鉴赏家。 出生于中国国学书香世家,自幼随父母生活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地。 在父母的指导下,他跟随一代宗师学习中国书画、文物收藏、武术以及儒释道等思想。

  宣传材料还称,他1982年毕业于江汉大学中文系,后留学日本取得硕士学位,居住在日本东京。 2003年,他发起创建全国首个文化产业商会,并当选为会长。 世界华人协会、国际文化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

  不过,“红儿”显然不是他的真名。 经记者多方核实,红儿正是“中国国学大学”袁冰的法人。 知情人士向中国慈善家透露,“首届文化产业商会”指的是武汉文化产业商会。

  《武汉晨报》2006年10月26日的报道也证实了上述知情人的说法。 报道提到,“作为武汉文化产业商会会长,留学日本17年的袁冰”对当时文化产业的运作有着最直观的认识:“文化产业将成为21世纪最具发展潜力的朝阳产业之一”,他要“让民族文化成为赚钱的宝藏”。

  袁冰曾告诉别人,他早年在日本学习、工作时,偶然结识了一位在少林寺学习中国武术的日本老人。 老人在日本开了一家武术馆。 学武的学生需要衣服和器械,于是老人就开了一家服装厂和器械厂。 随着学生人数的增加,老人建立了教材出版社和光盘制作中心……最后,老人打出了与武道馆相关的全产业链,武道馆会员数量达到了300万以上。

   “产业链”、“连锁”、“会员制”等等,这位老人的成功对袁冰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再加上他对文化产业的情有独钟,回国后他立志打造自己的文化产业王国。 “如果中国的文化产业能够全面激活,每年至少可以创造数百亿的利润。”

   2006年10月中旬,袁冰表示,一位来自美国的文化投资人通过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找到他,希望与他共同投资一家新的全国连锁职业教育培训机构。 “中国的戏曲、绘画、书法、舞蹈、工艺品都是无与伦比的瑰宝,只要我们用好,宝藏就能变成无限商机。”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不认识袁冰,也没有听说过红儿。 《中国慈善家》调查发现,袁秉志早在2010年就以“红儿”的名义活跃在社会上。

   2010年,吴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法名“红儿”的袁冰。 双方拟合作办学,经协商签署协议,同意在两年内完成合作办学的所有授权文件、办学资质、证明文件等相关手续。

   2012年2月,吴某向袁兵支付了50万元的加盟费,但许诺的授权文件、学校资质和证明文件却迟迟不见踪影。

  早在2011年,国内多家媒体就报道称,一直在中国广泛招生的美国内深大学根本不存在。 多名教育部退休干部、黑龙江某大学退休学生等多人因诈骗罪被判刑。 教授。

  意识到自己被骗后,吴某将袁兵告上法庭,请求判令返还其50万元加盟费并支付相应利息。 但最终法院未能支持吴某的诉讼请求,因为《关于设立中国涅西安大学武汉学院的协议书》上的签名不是“袁冰”,而是“红儿”。

  法院认为,该协议虽然标注有“甲方:袁冰(法定姓名红二)”,但文字为印刷文字。 原告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署名“红儿”与本案被告袁冰之间的关系。 为了证明这一点。

  从法院判决书可以看出,吴某对袁兵的个人信息一无所知。 他向法庭提供了袁兵的两份身份信息。 一是北京海淀的身份证号。 法院经核实,该身份信息并非“袁冰”。 随后,吴某提交了一份“情况陈述”,指出袁冰是武汉市硚口区人。 法院调查发现,吴某第二次提供的袁兵信息中的户籍地、公民身份证号码、年龄、地址与诉状中的信息不符。

  法院建议吴某在起诉前核实袁兵的身份。 两年后,该案以吴撤诉告终。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涉及“中国中医研究院”的诉讼多达十几起,其中有一些是因“中国中医研究院”运营项目引发的纠纷。 例如,2015年12月,“中国中医科学院素食保健中心”一案,经多方介入,因经营冲突诉诸法律。

   图片/

   2019年5月29日,北京民政综合执法监察大队依法取缔“中国国家书院”。

   “他们知道这是假的,但他们愿意被愚弄。”

   “中国书院大学”的筹款手段并不高明,套路也老套,但十几年来却屡屡成功。 为什么?

   “有市场需求。” 海南师范大学中国学研究所所长周全根说。 “他们讲的是普罗大众缺少什么、想听什么。其实近年来各种CEO班、女性班都是这样。有些人参与是为了社交,有些人是为了所谓的圈子,有些人是受利益驱使,各有目的。他们知道这是假的,但他们愿意被愚弄。”

  《中国慈善家》注意到,十余年的发展历程,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企业都对“中国科学院大学”及其所属院校给予了认可。 这也是它能够持续存在这么多年的重要原因。

   2016年12月中旬,红儿受邀参观尹常故居? 在四川彭州。 尹昌将军故居所在地彭州市市长龚昌华,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贾米兰亲自迎接,并特邀出席筹备研讨会尹昌?中国科学院国学遗产研究所所长。 当地还规划了1000余亩土地建设“中国国学大学常?国学传承研究院”。

   2020年11月24日,云南省曲靖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发布通知,邀请“中国科学院智慧研究院”国学导师李星英为专题讲座。

  早在2014年,周全根就曾撰文《国学不是“江湖秘籍”》,指出存在着“中国国学大学”这样的机构,自称是中国的“黄埔军校”。中国传统文化产业,是国学大师和文化学者。 摇篮。

   “我第一次在网上看到‘中国国家科学院’,一开始觉得这个名字挺大的,后来看了介绍,觉得很可笑。稍微有点常识的人一看就知道不对劲。一眼。” 周全根表示,“但圈内人士对此漠不关心,或者干脆装聋作哑,助长了非法组织的气焰。”

  周全根告诉《中国慈善家》,此类非法组织的存在,败坏了所谓“汉学”的声誉,造成汉学界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他认为,在合规合法的前提下,把文化变成产品、变成品牌并没有错,但一些纯粹为了赚钱的活动与国学无关。 他建议应该给予一些有识之士批评的权利,让一些骗子失去生存的空间。

  周全根还提醒,公众需要明白,国学不是万能的。 “它既无助于治疗身体疾病,也无助于治理社会风俗,与狭隘的民族主义教育无关。 它是知识体系、思维资源、情感培育的土壤,是历史教育的武库。 学习国学的目的是要形成现代人的历史感、古典情怀、文化判断力、理性意识和忧患精神。”

猜你喜欢